小品剧——水阳老人的烦心事
2017-09-26 10:05: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表演形式:小品剧

  表演时间:约7分钟

  表演社团:颂德里社区调解协会

  一、人物:

  倪水阳:社区居民,89岁暮年老人,年老体弱。

  解 和:社区调解员,热情,对社情民意了解深刻,调解有方。

  大儿子:老实本分,怕老婆。

  大儿媳:聪明、刁钻,自私心重。

  女儿:随和,尊重老人。

  小儿子;下岗工人。

  小媳妇:下岗工人。

  二:地点:社区办公室。

  三:时间:某天上午8:00

  引言:素材取之于社区生活,是一个平凡的社区调解的生活作品,思想取源于生活。

  社区工作从来处于弱势群体繁琐的民生杂事,日以继日的奔忙于社区居民的群体之中,小品借助于日常调解员的个体例案。反映了男主角风烛残年,困惑于旧观念的桎梏中。女主角以目光短浅,自私而疏于法律应尽的义务而表现出的自私泼辣的一面。处于主角的社会,既要维护法律的尊严,又要苦口婆心的‘和稀泥’,从法律中得到启示,从亲情中得到启迪。,

  得到的就是失去,失去的重新得到,生活就是如此,人们总是在生活现实和情感的捉弄中,争取到了什么的同时却有失去了什么,这就是作品的本意,以引起每位有思想深度的人们去沉思……………..。

  剧情

  社区调解办公室:上午8:30

  解 和:我姓解,就是解放军的解,名和,和谐的和。是社区调解员,我的名字决定了我的命运,整天忙碌于社区的“解扣子”、“和稀泥”。

  电话铃响。

  画外音:喂,解调解吗?我是社区公民道德观察员老满,昨晚,住250号的倪老头全家为房产的事吵了一个晚上,刚才几个子女把快90岁的老倪头丢在家里全都跑了,老头没人管了。

  解 和:好的,知道了。是250号308的倪水阳老师傅家吧,我马上和书记到他家去看看。(收拾桌子,准备出发)

  倪水阳撑着拐杖上场。

  倪水阳:老汉我今年89,烦心事情一大堆。我姓倪,人字旁一个儿,都说我重男轻女,但人离开了儿,我就不姓倪了,名水阳,海水的水,太阳的阳,老太婆早年过世了,我家二个儿子一个女儿,都说我多子多女好福气,其实啊都烦死了。你看,我把60多平米的房子给我唯一的孙子继方,现在我要动心脏手术让几个子女分摊费用,全家吵的是鸡犬不宁,三个子女全跑了,我是饭吃不上,澡洗不起来,只好找社区。(敲门,解和开门)

  解 和:哦,倪水阳……

  倪水阳:(正在气头上)什么谁养,你说我要谁养。

  解 和:对不起,对不起,老爷子,我是南方人,普通话说的不标准,倪水阳老同志!

  倪水阳:这还差不多

  解 和:你老请坐,(扶他坐下,这时气也消了)

  倪水阳:唉,老解啊,真是一言难尽啊。

  解 和:没事,没事,慢慢讲。

  其余人上场。

  女儿:老爷子哪!老爷子哪!那么大年纪,一个人就跑到社区来了,出了事怎么了得呀!

  大媳妇:吵、吵,吵不过就跑,看老头躲哪里去,人总得讲个理,我家老公是老头的大儿子,就因为我家生个女儿,房子就给了老三家生的儿子,凭什么啊!

  大儿子:好啦好啦,有话不能好好讲,声音这么高干嘛。

  大媳妇:你少罗嗦,房子没有我们的份,还要叫我们出钱给老头看病,没门!

  小儿子:老头做个支架要七八万呢,我和老婆打个零工,小孩继方过几个月又要结婚,哪里负担的起。

  小媳妇:就是,房子是老头自愿给的,又不是我们要的。

  (大小媳妇争吵)

  解 和:各位各位,先坐下来,消消气,歇歇火,现在是法制社会了,光吵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既然来到了社区,我会和你们“和一和”。来来来,我们就先把问题理理清楚好吗?

  (七嘴八舌)

  解 和:不着急不着急,倪老先讲。

  倪水阳:我养条狗还能给我摇头摆尾,我几十年辛苦把你们养大,你们现在不管我了,天地难容啊!

  女儿:哎呀!老爸,多难听啊,谁说不养你了,谁说不要你了,说话要凭良心。

  大媳妇:(继续大吵大叫)是的,房子给了孙子,还对我们保密,养什么,养什么。哪个拿房那个养。

  倪水阳:干吗!我倪家的房子,到头来总不不能跟外人姓吧,给孙子是规矩。

  女儿:爸爸你就有点不讲理了,你看我,冬天给你买羽绒衣,夏天给你换凉席,隔三岔五还送好吃的来。你的房子、票子是一点没想到我,看病要钱把我想起来了,我也是有孙子的人了,你让我怎么给你女婿、外孙交待。

  小儿子:你嫁出去的女儿,家里的财产本来就没你的份。

  女儿:谁说的,新社会,男女平等。

  大儿子:我认为谁拿房子,谁就要负责到底。

  大媳妇:一点不错,我们才不烦呢。

  小媳妇:反正我们是负担不起,随你们。

  倪水阳:解调解,你说我儿子女儿孙辈十几个,就是没人管我一个。

  解 和:来来来,各位也发表过意见了,现在听我说几句好吗?你们家的情况我们很了解,不管怎样,把快90的老人扔在家里,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容,刚才大姐也讲了,大家现在也都是有儿孙的人了,不怕在他们面前树个坏榜样啊。

  女儿:是的,我是一时来气才走的,我不会真把爸爸丢下来的。

  解 和:你这么说就对了。老人一人把你们三姊妹拉扯大不容易,要原谅他有点老观念,九十多岁的人了,你们还跟他计较什么呢。你的家庭经济状况不错,前天我还和你爱人通过电话,他说其实为你爸爸看病出钱他没有意见,主要是你心里气不顺。

  女儿:唉,想想也是,爸爸都快90了,还能用我多少钱啊。

  解 和(转向大儿子):你爸爸一直都很喜欢你家女儿,你女儿考上研究生,老头逢人就说,把喜糖送到社区来,听说还给孙女一个不小的红包,有没有这回事啊?

  大儿子:是、是。

  大媳妇:房子没有我们的份,那我们也就不出力。

  解 和:我给大家把这件事分析分析,大家想想:

  第一呐,老爷子,你有不对的地方,重男轻女,如今是男女平等了,你再有这种思想就不对了。还有刚才老三说家里的财产嫁出去的女儿没有份,这是不对的。

  第二呐,房子是老爷子个人的财产,按法律规定他有处置的权利,希望大家尊重他本人的意愿。

  第三呐,赡养老人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不能因为家庭财产分割上的理由,就不赡养老人。

  大家都是一奶同胞,有事要坐下来好好商量。其实如果你们真的一个不问,老人到法院一起诉,你们还是要承担责任,这种案例你们在媒体上也看到不少,还愿意走到这一步呢?其实老三俩口子平日里把老人照顾的很好,小毛小病从没麻烦过哥哥姐姐,这次是费用太高了,才向你们开口。

  小媳妇:是的,本来我们想自己认算了,可听说心脏搭个桥要十多万呐。

  解 和:老三经济条件不如你们二家,我知道二个哥哥姐姐平时还经常接济。老人自己有医保,还有一些积蓄,另外老三在家庭财产中受益最多,在这次老爷子的事情上要多承担一点,想想办法,其他人再帮衬一下,难关就过去了。

  小儿子:其实我本来就是这个意思,可我才开口,他们就以为要他们全负责,吵成一团。

  大媳妇:我也是给他们气的,其实我家女儿昨天还讲我,平时对爷爷对叔叔的好,全被我这一吵吵没得了,外人就看我是个恶媳妇。

  解 和:你看看,你看看,都是这种态度,还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

  倪水阳:还是解调解道理说的透,调解有水平啊。

  解 和:开玩笑,我叫解和,倒过来读就是“和谐”哦。

  后台背景音乐起:〔父亲〕

  大儿子、大媳妇:谢谢啊,解调解。

  女儿:爸爸,我们回家去吧。

  小媳妇:你们先带老爷子回去,我们俩去给他买点水果,马上就回来。

  解 和:老爷子,慢慢走啊。(陆友德)

作者:陆友德   编辑:吕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