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一声妈
2019-11-07 14:39:00  来源:法润江苏

  时间:当下。

  人物:李秀英(76岁),农村妇女,清爽朴素的老太太。

        筱  慧(40岁),女,司法所调解员。

        赵利强(50岁),李秀英之子,水电工。

        小利强(10岁)。

        群众演员随场景设置。

  一、李家。晨

  【“刷-----刷----”,一把扫帚将地上的零星落叶扫去,李秀英的身影渐渐显现,普通的三开间农家小宅,收拾得爽净利落,镜头拉近,长期独居的李秀英,那看似平静的面容里隐藏一丝淡淡的忧悒。嫩阳儿透过树梢,悄悄洒下几缕晨光,“刷---刷---”,有节奏的扫地声连续不断,突然,远处有孩子喊妈的声音传了过来,李秀云身子一震,僵在了原地,慢慢抬起头,她的眼睛里迷迷蒙蒙地起了一层薄雾,下意识走了几步探出头去看,孩子的声音再次传来,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画外音:妈,快点呀,我要迟到啦!妈----。

  【李秀云呆呆站在原地,四十年前的情景一下子出现在眼前。

  二、四十年前。晨。

  【四十年前的农村,一座低矮的茅草房前,站着10岁的小利强,小褂儿黑布鞋,背着百缀布书包,愣头愣脑地冲着远处喊。

  小利强:妈,我去上学啦,妈----。

  三、李家。晨

  【李秀云耳边还回想着四十年前那一声妈,眼泪不听话地涌了出来,李秀云黯然擦去眼泪,屋里电话铃声响起,她快步走进堂屋。

  四、李家。内。

  【客堂里陈设着干净整洁的桌椅物件,李秀云拿起电话。

  李秀云:喂------哦,是筱司法呀?我在家呢。哎,好,好,我都收着呢,等你来看啊。

         【放下电话,李秀云急急走进房间,翻箱倒柜找着什么。镜头掠过李秀云去世丈夫的遗像,一个中年男人的笑容很是温和。

  五、乡间路上。晨

  【一只小青蛙闯入画面,蹦跳两下后窜入田间,乡间平坦的水泥路,路两边的庄稼在晨曦下格外有生机,戴着头盔的筱慧开着电瓶车渐渐近了。

  六、李家。晨

         【车子停在屋外,筱慧摘下头盔,手里拎着一袋水果边喊边进门。

  筱  慧:李奶奶-----

          【李秀云迎出门。

  李秀云:来了小筱-----

  筱  慧:给您带了点水果。

  李秀云:太客气了!快进来坐!

          【李秀云端来一杯水,筱慧接过,二人坐下攀谈。

  筱  慧:李奶奶,您这屋收的可真干净。

  李秀云:我一个人住,没什么人气儿,每天除了收拾房间,打理院子也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唉!

  筱  慧:我找了三次,见到您儿子了,后天咱们就到所里调解。

  李秀云:他肯去?

          【筱慧笑着点头。

  李秀云:(叹息自语)唉!自己生的儿子,怪谁呢。

          【李秀云拿起老照片。

  李秀云:看,这是他八岁的时候……

          【照片镜头定格,拉开,李秀云和筱慧唠叨过去的事,不时拿起一些物件回忆着,筱慧用手机拍照,频频点头,亲切交流……

          【农家院里,一只老母鸡领着几只小鸡在阳光下欢快觅食,“咕咕咕叽叽叽”的声音伴着它们远去。

  七、工地上。日。

  【男人的手入镜,电工赵利强在做接线工作。微信提示,他掏出手机看,是筱慧发来的一张母亲林秀云和老宅的合影,照片中母亲李秀云一个人站在家门口,院落和房子还是以前自己在家时的样子。赵利强的神色渐渐转变,一种怀旧的柔情出现在他脸上,“叮叮”,微信又传来提示,筱慧提醒他务必按时到司法所参加调解。他关了手机,再次全神贯注地接线。

  八、司法所。内。

  【司法所调解室内,赵利强低头坐在椅子上,筱慧扶着李秀云进门。

  筱  慧:您先坐,我去倒水啊。

  【筱慧转身去倒水,赵利强迅速抬起头,看了一下李秀云后赌气地扭过头,李奶奶见了也赌气远远坐下。

  筱  慧:母子俩,坐近一点嘛,老赵,过来。

         【赵利强无奈只好走近。母子俩相对而坐。

  筱  慧:其实啊,您家的问题很普遍,母子两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矛盾,今天咱们就推心置腹好好谈一谈,争取让双方都感到满意。老赵,你先说。

  赵利强:(冲冲地)有什么话不能回家说非得来这儿说啊,真搞不懂她。

  李秀云:回家说?你多久没回过我那个家了?你以为我愿意吗?如果你爸还活着,如果你对我好点儿……

  赵利强:(提高嗓门儿)我对你怎么不好了?哪个月没给你生活费啊?

  李秀云:你!

          【李秀云生气,起身就走,筱慧拦住劝解。

  筱  慧:李奶奶别生气,咱们有什么问题坐下好好沟通。您一直希望通过我们解决你们母子之间的问题,你看今天是一个好机会,大家都说说体己的真心话,您要是一走了之了,问题还是悬在那得不到解决。今天当真我们调解员的面,有什么诉求您就提,只要合理我们帮您解决,我们替您做主。

          【李秀云返回站立原地,不肯坐下。筱慧走到赵利强身边,反复劝说,镜头各个角度转换,赵利强时而烦躁、时而无奈、时而摊手、时而敲脑袋、时而指着李秀云对筱慧诉说,筱慧总是耐心细致地劝解着,一边还要不时安抚李秀云情绪。在筱慧的努力下,二人渐渐破冰,重新坐回,赵利强闷头喝水,李秀云黯然抹泪。

  筱  慧:好了,咱们该说的都说了,其实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老人年纪大了,需要更多的关怀和照顾。老赵啊,你是她唯一的儿子,现在也是她唯一的依靠啊!

  赵利强:(放下水杯)好,你说吧,还要多少钱你才满意?

          【李秀云一听,气愤地拍腿站起,抖着手掏出一本存折。

  李秀云:这些年你给我的,都在上面存着呢,还给你!

          【赵利强一怔,拿过存折看着,又默默推回去给李秀云。

  筱  慧:老人缺的不是钱。这些年你给她的钱她一分都没有花,每笔都在这个存折上存着呢。

  赵利强:那她就是闲得没事瞎折腾。我还要上班呢,先走了。

  【赵利强起身欲走,筱慧拦住。

  筱  慧:哎----,再等一会好么?李奶奶,有什么心愿您快说呀!

  李秀云:……

  赵利强:(等了片刻,突然失去耐心)我走了。

  筱  慧:(拦住赵利强)老赵,不许走!(转头对李秀云)李奶奶,您快点说啊。

  【李秀云站在原地低着头不说话。

  筱  慧:好,您不说那我替您说,(转头对赵利强)李奶奶的心愿很简单,就是希望你天天到跟前喊她一声妈,她不要你给多少钱,也不要你给她买多少东西,只要你简简单单的喊一声妈!

  赵利强:这不是闹着玩吗?我不喊妈她就不是我妈了?我每天很多事情要做的,没时间在这瞎耽误。

  【赵利强欲走,筱慧拦住不让。

  筱  慧:这是李奶奶唯一的心愿!(此时,一件件拿出老物件摆在调解室回忆桌上)前天我去了李奶奶家,这些东西是她一件一件亲手交给我的,这是你小时候穿的黑布鞋,白天李奶奶要上工,晚上点灯一针一线给你订的千层底;这个书包,当时你要上学了,想要一个书包,家里条件差,李奶奶拆了自己陪嫁的外套给你做了这个百缀布书包;还有这个小人书,你十岁那年要看西游记,李奶奶特地托进城务工的舅舅给你买回来,这些老物件对你来说可能就是旧了的破烂,甚至是应该扔掉的垃圾,但对李奶奶来说都是宝贝,她都一件一件仔仔细细的收着,因为它们凝结着母亲对儿子的爱。她时常翻出来看一看,仿佛那个活泼可爱的儿子还在身边。可是做儿女的呢?你结婚后有了小家要操持,因为忙碌而忽略对父母的关心这还能理解,可是你父亲走后,你每月除了给钱其他一概不问。你仔细想想你有多久没回过那个家了?你给你的母亲过过一个生日吗?你母亲头疼脑热的时候你又在哪里?自从你父亲走后你母亲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有时候一天也说不上一句话。可是你呢,这些年你除了让自己的孩子喊奶奶,你自己甚至连声“妈”都不叫了,现在农村生活条件改善了,李奶奶不缺你给的钱,缺的是你喊一声“妈”,是作为儿子对母亲的陪伴和关爱啊。

  李秀云:二十年没喊妈了,二十年!

          【李秀云掩面哭诉,赵利强一怔,站在原地,缓缓回头,看着李秀云,一脸愧疚。

  赵利强:(喃喃自语)二十年-----

          【画外音响起童年小利强的声音。

  小利强:妈---我去上学啦!妈----

          【赵利强一步步走向李秀云,李秀云也慢慢迎上前。赵利强走近,仔细看着李秀云,伸出手触摸李秀云的白发,眼睛慢慢地湿了,他轻轻地喊了一声妈,李秀云眼泪止不住流下,再喊一声,李秀云笑着点头,终于,母子俩冲破心灵的障碍抱在一起。筱慧笑着抹泪,轻轻后退出门,关上门,筱慧靠在门外,留着泪笑了。

  ----剧终----

编辑:任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