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2019-07-24 15:22:00  来源:法润江苏

  黄昏时分,老闫肩上搭着擦汗的毛巾沿着田垄回家,远远的听到一群孩子的笑闹声声”疯婆娘,疯婆娘……”老闫知道,肯定有是村里的孩子在和自己的“疯”老婆耍起来了。

  老闫六十多岁了。有过一个儿子,但三岁时被拐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村子里的人始终记得那一幕:儿子不见后,老闫的妻子趴在路口用头狠狠磕向地面,哭得声嘶力竭。

  老闫不能接受儿子失踪的实事,坚定的以为自己会找一辈子。很多年过去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记不起儿子的脸了。

  想通后的老闫试图和老婆再生一个,十多年前他们还算“年轻“,可遭到妻子的极力反对,当然,事实上很难行得通,因为老闫妻子在孩子丢后不久就发了疯。

  “疯婆娘,疯婆娘……”,孩子们围着老闫妻子笑闹着。老闫妻子也并不生气,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糖,笑眯眯的送给围着她的孩子们。

  这样的场景见得多了,老闫也不生气,只是看闹得差不多了,突然冒出来,作势要找家伙打孩子。

  “小屁孩,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孩子们佯装惊恐的欢笑着四下跑散。

  一

  老闫的家在村口,门口正对着大路;因为村庄划为城镇规划用地,周围的房子拆的差不多。在家的老闫妻子一般只做两件事:一是对着孩子的照片发呆;二是搬个凳子坐在路口织毛衣。

  偶尔一个邻居带着孩子路过,打声招呼。

  “小王啊,能不能让孩子帮我试试这毛衣大小合适不合适啊?”

  大多的孩子一听到这话,本能的反应都是往大人后躲。大人则为难又尴尬的看着她。

  “没事,没事,反正我也记得尺寸”

  老闫妻子像正常人一样,笑眯眯的回话,不紧不慢的拆掉织好的毛衣,从头织起来。

  二

  老闫远远的就看到两个人站在家门口等他。又是村里来动员拆迁的,这次又换人了,老闫也不记得这是第十九回还是二十回。

  “老闫,出去忙呐。”

  村主任递上一支烟,老闫并没有接,径直走进房子里;老闫停住跨进门的前脚,转身看着两人,两人尴尬退回到门外。看到老婆和往常一样发呆,老闫拿水洗一把脸,走到门口。

  “老闫,上次和你说的事情,你好好考虑考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和人家院长搭上线的。”

  老闫并不搭话,掏出烟。

  “老闫,你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嘛。”

  “对,你们的情况我们也有所了解,有什么要求,可以提提看”

  工作人员也在搭话。

  “你们和她谈过了吗?”

  “怎么谈?你老婆……半天也不说话,一张嘴就是两字——不拆。”

  “老闫,你是明事理的人,拆迁是……”

  “就是明事理的人,我老婆已经这样了,我不能把她往死里逼!”

  老闫回到家里看着电视,电视上正播放着“MH370”失踪的新闻报道。突然听到妻子问,

  “你说,这些人去哪了呢?”

  老闫有些疑惑的看着妻子,妻子把聚焦在照片上的目光移到老闫的脸上。

  “我说,这些人去哪了?”

  老闫转头看看电视,又看着老婆。

  三

  福利院的窗外,院长带着村主任和老闫介绍着。

  “那个,穿条纹衣服的那个,机灵的很。”

  老闫的脸紧紧地贴着窗户,整张脸都变形了。

  孩子见到老严有点拘谨。校长微笑着让孩子叫爸爸,孩子抬起头,怯生生的看了一眼,又低下头一言不发。老闫太喜欢这个孩子了,虎头虎闹的,和他当年的儿子有几分神似。

  “没事,不用叫!”

  老闫连忙制止了校长,转头对村主任满脸的笑。

  “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

  “很好,很好!”

  老闫怎么也想不到,一个领养的孩子居然和自己这么有眼缘,一时有点失态。

  四

  老闫嘀咕,领养孩子的事情没有和老婆商量过;多年前,他和老婆商量再要一个的时候,老婆那难以置信的眼神他至今还记得。

  孩子就这么搀着老闫的手,一声不吭的看着坐在路口织毛衣的老闫妻子。

  村主任先开的口。

  “嫂子,织毛衣呐。”

  老闫老婆不为所动。

  村主任转头对孩子说话。

  “快叫人啊。”

  孩子转头看看老闫,老闫立马投出鼓励的眼神。

  “妈——”

  孩子的声音不够干脆,也有点小,但很显然,她听到了,织毛巾的手凝固了半天。

  村主任赶紧上前解释。

  “嫂子,今天我来不谈拆迁,是这样……”

  村主任的话只说到一半,老闫老婆伸出一只手,干脆利落的制止了村主任,眼睛却没有离开眼前孩子半步。

  “你……刚刚说什么?”

  “妈妈……”

  孩子的声音有点小。老闫老婆的脸上看得出来情绪波动很大。村主任忍不住鼓励起孩子。

  “孩子,大点声。”

  “妈妈!”

  孩子这次的声音响亮而有力。

  老闫老婆手里的毛衣针线早就落在地上,一把抱住眼前的孩子,整个人连同孩子蜷缩成一团,只是背上剧烈的起伏着,像一只油锅里的虾。良久,一声凄惨的哭声慢慢的溢出来,再也停不下来。

  “对不起,我不是不想拆房子;我是怕孩子哪天回来了,找不到回家的路……对不起……”

  村主任见状不忍,想上去劝劝,老闫一把拉住,轻轻的摇头,示意让他哭个够。

  夕阳的暖光,给俩人身上撒上一层金色,让周围的一切都不再那么真实,分不清过去和现在。

  五、

  村主任和老闫远远的抽着烟。

  “老闫,你看,你家这个字签了,我也就放心了。”

  “你放心,我们明天就搬。”

  “不急,这环境他们俩刚熟悉,先让他们适应适应!”

  “也好也好。”

  老闫看着远处的娘俩,笑的很舒畅。

  老闫老婆把织好的毛衣套在孩子身上,不大不小刚刚好。娘俩开心的笑着。

  路边的野草野花沾满了露水,充满生机。

编辑:厉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