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山的倒霉事
2019-10-09 14:36:00  来源:法润江苏

  青山中学校长王树山今天碰到一件棘手的事情,什么事情?说来也怪,教育局的赵局长今天下午来校检查工作时,塞给他一个红包,里面整整五千元。从来只听说下级给上级送礼,王校长真还头一次碰到上级给下级送礼的事呢。这可怎么办?王树山是拣了个烫手的山芋,左手拨拉到右手不知道如何是好。

  其实,王树山心里明白这五千元是什么钱。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市政府今年扩大教育投入,给了青山中学一千万,要造一幢多功能实验大楼。市政府明确规定,工程承包要竞标。竞标的那天来了好几十家土建工程公司,竞来竞去最后是一家叫“幸福”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中了标。赵局长全过程操作了竞标。王树山目睹了竞标全过程。幸福公司报的标的并不是最低的,而是中等偏上,然而低的没有中标,中等偏上的却中标了,当时风言风语四起,说是假竞标。但赵局长却是言之凿凿,他说:“竞标不能要标的最高的,这个人人都懂,造价高,我们的成本就高,但也不能要最低的,这种公司弄不好会偷工减料。只有拣中不溜秋的才合适。该给人家赚的钱还得给人家赚,没有办法的,这叫市场经济。”其实,王树山心里明白,幸福公司的老板是赵局长以前当兵时的战友。

  王树山虽然知道竞标的过程中有“猫腻”,但他在赵局长面前人小言微,连屁也不敢放一个。说实在的,王校长看不惯这种东西,但知道自己左右不了局势,所以也懒得去说三道四。至于工程质量什么的,他交给了学校的副校长去问信,王树山对那个副校长说:“你只管工程质量,那是我们学校的百年大计,别的与你无关,你要在工地上揩一点油,别怪我与你过不去。”这样,王树山觉得轻松了些。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

  拿了这五千元,王树山睡不着觉了。拿下吧,这明显违反纪律,是犯罪,再说按王树山的说法就是:我干净了一辈子,不想屙了一泡屎给人撵走。不拿吧,赵局长就要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给我面子?给我颜色看?会得罪领导。拿了交公吧,财务又会问:这是什么钱?局纪委要问谁给你的?教师私下里要问,你还有多少没拿出来?拿出来赞助贫困学生吧,别人又要说,王树山没有灰色收入咋能这么大的手段呢?这么想着,王树山真是不要睡觉了。

  王树山辗转反侧,老婆看不下去了。老婆是另一所学校的化学教师,夫妻俩一个模样是一世谨小慎微的主。老婆扳着他的肩头问:“什么事叫你这么犯愁?”捱到这会儿王树山也憋不住,一五一十全说给了老婆听。

  老婆听了先是一阵沉默,接着“嗤——”一笑。

  “你笑什么?”王树山望着老婆说。老婆就如此这般给王树山传授了一番,听得王树山转忧为喜,一夜到天亮睡得踏踏实实。

  转眼就是中秋佳节,王树山按照老婆的指示,将两千元买了两件高级羊绒衫,将三千元封在信封袋里送到了赵局长那里。赵局长不在家,王校长就把礼物交给了赵夫人,递上一个信封说,“买几个月饼吃吧。”赵夫人说:“你带着走,我们赵局长回来要骂我的。”王校长说:“哪会呢,哪会呢?我跟赵局长谁跟谁呢?”王校长这么违心地说话纯粹只是为了把那价值五千元的礼物撂下。他匆匆忙忙退出赵家,心想:还骂,别嫌少就好了。包工头给了多少,只有天晓得,不然,何以要拿钱来给我,不是堵我的嘴?还了钱,王校长的心情就像祥林嫂捐了门槛一样轻松。

  一身轻松的王树山觉得自己又是一个清白之人了。从来没上工地的他,今天亲自上了工地看看质量。他这边转转那边转转还果真转出问题了,发现工程水泥标号不对。王校长问副校长,副校长说:“老板说的没关系的。”王校长又问老板,得到的居然是相同的回答。王树山是个仔细人,再打电话到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技监局的同志电话里就吼了起来:“还有这样的事?我们马上派人过来。”

  技监局一插手事情就大了,不合格水泥全部撤出工地,对工程队处以两万元罚款。

  赵局长也来了,把个工程老板骂得狗血喷头,就欠了一个揍。

  王树山今天晚上高兴了一回,晚饭还特意叫老婆弄了点小酒喝喝:“他娘的,这帮狗日的,老子不拿你的好处,硬了,就是硬了怕你们不成?”。王树山喝迷糊了倒头就睡。

  “老王,老王。”王树山硬是被老婆摇醒了。

  “啥,啥?”

  “你一拳头打到刺毛窝里去啦。”

  “什么意思?”王树山揉揉眼睛,酒也醒了。

  “教育局纪律检查办公室,来电话叫你去一趟,说你给赵局长行贿。”

  “那是我还给他的呀。”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他送给你的?”

  “他有什么证据说是我送给他的?”

  “有啊,人家家里有摄像头,现在带子已经交到纪委了。”

  “啊——”

  邬丽娅

编辑:任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