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房
2019-10-15 15:20:00  来源:法润江苏

  南横街60号是一家普通的民房。它位于滨江市城关镇南面,属城郊结合地带,坐北朝南一排正屋三间,西边还有厢房一间,东面是围墙,独门独院,占地面积近200平方米。它的东、南、西三面都是高高的楼房,两边是不足两米宽的弄堂,北面是一块空地。和新建的楼房相比,这所房子已显得矮小和破落。它建于上世纪的七十年代,是一栋砖木结构的平瓦房,三间正屋还铺了木头地板,在当时的民居中,这样的房子已属佼佼者。而今四周的平房已陆续翻建成楼房,唯独这所房子仍缩在那里,显得和四周的高楼很不协调。

  八年前三月里的一天,本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但是对于南横街60号这所房屋来说却是一个黑暗的日子,这一天给它带来了灭顶之灾。在房屋主人既不同意又不在场的情况下,城关镇小山村委派了一帮人前来拆屋,为首的是负责基建的村委副主任胡来。在他的带领下,轰轰隆隆来了十几个人,自带竹梯,不由分说爬上房顶,便将瓦揭了下来。住在房子里的租房户来前多少知道了一些情况,心里明白这次村里真的要来拆房子了,就想借去菜市场买菜的机会给房东报个信。刚出家门不远,就被有所察觉的胡主任派人强行拉了回来,并警告说:“今天不准你们离开这里一步……”

  机关虽已算尽,岂不知古人云“路不平有人填,事不平有人管”。另有正好路过的好心人,见此情景后连忙骑上自行车给房主报了信。这所房屋现在的主人叫陈卫家,祖居城关镇,是镇上一个有名的铜匠,现已退休在家。他生有五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由于子女多,当年的工资收入十分有限,生活过得十分艰难。老夫妻俩将六个子女拉扯大已属不易,还要给他们一个个成婚,因而他们仅给了每个儿子一间半平房。好在儿媳们个个勤劳恳苦,都先后出宅翻建楼房去了,老两口自觉惭愧羞于和儿媳去住新楼房,再说有五个儿子住在哪一家都感到不合适。正好南横街60号的这间房子有意出让,他们就用1.2万元钱买了下来,那是在1992年。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陈卫家的老妻因心脏病发作于2001年去世,撇下他一个孤老生活不能自理,经子女们商议按照当地的习俗约定,他轮流到五个儿子家吃住,南横街60号这所老房子就空了出来,出租给来本镇打工的新市民居住。

  陈卫家的三儿子得到好心人送来的消息后,连忙打电话告诉两个哥哥,又让妻子骑着自行车通知两个弟弟,自己第一个到达现场,只见三间正屋的屋面已被揭掉三分之二,他大吼一声:“你们给我滚下来!”稍后其他兄弟和妯娌都先后陆续到达现场,一场激烈的争吵在所难免。他们一致责问胡来:“凭什么拆我们的房子!国法何在……”仓促间这位负责全村房建的胡主任竟无正当理由对答。在房上拆屋的大多是小山村委临时雇来的民工,原先以为来此拆屋是本家同意的,无关紧要的,自己有活干有钱赚总是好事,这时才知道并不是那回事,都纷纷从屋顶上跳了下来,悄悄离开了现场。

  常言道:只有起屋招人住,岂有拆屋赶动身。在刑事犯罪中除了杀人放火,最惊人的犯罪恐怕就是绑架和扒房子了!看到自家的房子已被拆得面目全非的惨状,陈家兄弟真是愤怒到了极点,他们虽然都十分气愤,但都清醒的知道胡来的背后是村委,他也是在执行上级的决定和命令,对他非礼,稍有不慎就会授人以柄,村委就会以此大做文章。五兄弟思了又思,慎之再慎!毅然向滨江市110报了警,不多时接报的市局110民警和城关派出所的警察一起来到了现场。他们已从城关派出所了解到这处房子确系陈卫家的合法财产,房产证、土地证等相关手续齐全,不存在任何违法行为。到现场察看后,民警们面对已被拆坏的房屋,对小山村委的大胆违法之举感到震惊,在验看了有关房产证件后,当着陈家兄弟的面严肃地对胡来说:“这所房子是陈卫家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未经本家同意,不能强行拆除。你们今天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说罢他们便和当地民警一起离去。胡来的那些帮手见势不妙,全都逃往村委去了。

  胡来也想走了,被陈家兄弟拦住:“你不能走,屋是你带人来拆的,你必须负责将拆坏的屋修好,否则不能离开!”陈家兄弟冷静地将自卫和维权行动控制在有理有节之中。说是绑架,又不是绑架!因为他们给胡来吃给胡来喝,在这里他照样可以自由活动,陈家兄弟对他没有任何过火行为。说是软禁,又不是软禁。因为你胡来毕竟领人来拆了人家的房子,道理有些欠缺,群众舆论反映强烈,现在不给人家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过不去。从上午八点到下午六点整整十个钟头,陈家兄弟费尽唇舌,和胡来说的话真是有千言万语。但这位在村里负责村镇规划和村民建房的胡主任,始终不肯作出任何承诺,而且坚持说这是村委的决定,房子还是要拆的,说他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陈家兄弟也是得理不让人,又有市局110民警的明确表态作支撑,双方僵持到当天下午六点以后,由城关派出所的郭所长出面协调做陈家兄弟的工作,才将胡来放出。

  胡来所说的上级是谁?竟有如此大的权威和胆量,敢凌驾于国家的法律和法规之上,视公民的基本权利为草芥?此人又为何会对南横街60号这家民房感兴趣,下令非拆除不可呢?他不是别人,就是小山村党支部书记贾为民。贾书记在城关镇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他头上有一圈圈耀眼的光环:明星村的支部书记、优秀乡镇企业家、市人大代表等等。平心而论,自他出任村书记以来,确实也为当地的经济建设发展,提高村民收入和改善生态环境等方面作过一定的贡献,但也逐步养成了独断独行,个人取代组织,缺乏民主集中制的工作作风,对百姓冷暖更是很少问津,几年下来得罪了不少人。有一天夜里,贾书记的豪华型奔驰200座车被人用砖头在车玻璃上砸了一个大窟窿,他曾暗中派人调查,但始终未能查出个子丑寅卯。贾为民并没有从正面去汲取教训,而是由此萌生了一个念头,要在自己的住宅附近建一个车库,以防不测。他看上了南横街60号的这所房子,既离他家不远,地理位置隐蔽,进出又方便。他本以为要陈家兄弟出让这房子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谁知派胡来去一接触,事情还真的难办了!这事一拖就将近一年,多次登门做工作均无进展,同时这房子已出租给了外地人。贾书记恼羞成怒,耐不住性子,竟用上了黑白两道。

  他串通城关派出所的民警,绕过陈家兄弟,直接找租住在此的外地人,要他们搬出去。租房户起先感到莫名其妙,觉得自己入住这里付了房租,只有期满后房东才有权叫他们搬走,从道理上来说也要预先讲好,跟你们警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然而,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月时间里,警察三天两头前去骚扰,租住户没有办法,只能去找房东。陈家兄弟和上门来的警察几经交涉未果,最后找到派出所的郭所长,责问他:“我们租房手续齐全,你们凭什么前来干扰?”郭所长看过所有证件后无话可说,当即宣布派出所退出,不准再去干预。贾书记当然咽不下这口气,白道不行就来黑道,派人先将你的房子拆掉,然后再和你说话。于是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市110民警的表态无疑给了贾书记当头一棒,他很不服气,跑到镇里恶人先告状。镇里的一、二把手毕竟有一定的政治头脑,劝他这事不能硬来,要因势利导,注意工作方法,并答应由党委、政府出面做协调工作。随后,分别由一个副镇长和一个副书记出面邀请陈家父子在镇政府小会议室召开了两次协调座谈会。会上,贾书记非但亲自参加,还作了口头检讨,向陈家父子表示歉意,但仍然要求将房子拆掉,冠冕堂皇地说这是村里的总体规划。陈家兄弟当然不肯答应,面对现实他们不得不作出痛苦的抉择,最终决定跟村委打官司,借助法律的权威为自己讨回公道,赢得尊严。

  跟村委打官司,以民告官谈何容易?陈家兄弟文化不高又不懂法律知识,要打官司就必须请代理人。他们几经周折总算找到了一位姓冯的老律师。作为已经退休的法学教授,冯老师十分仔细地聆听了陈家兄弟的叙述,认真查看了房屋产权证件:是一本滨江市人民政府颁发的房产证。红色的国徽象征着国家的权威。房屋产权归属的合法性,毋庸置疑,同时对陈家兄弟的忠厚和诚实也没有丝毫怀疑。但有着很高文化修养和渊博法律知识的冯老师,他深知任何案件都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自己不能只听一面之词便信以为真,由此,冯老师还专程去了一趟城关镇。根据房产证上标明的地址,他到现场进行了调查,走访了附近的居民,还对房屋现状拍了照,同时还以律师的身份和当地的相关领导进行了正面的接触。在掌握了正反两方面第一手详细材料的情况下,他回到滨江市找到了市人民法院负责日常工作的周副院长。听完冯老师的案情介绍,周副院长明确表示,为了全面贯彻“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法院系统正面临着全面的改革,从办案思想到队伍建设,从司法独立到接受党的领导,从打击地方邪恶势力到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总之现在提起以侵犯公民合法权益为内容的行政诉讼案件正当其时。得到了这样的底线,冯老师再次来到城关镇,和陈家父子正式办理了委托代理手续。

  滨江市首宗行政诉讼案几经周折排除了各种干扰,终于在城关镇第一审判庭正式开庭。这个消息震动了整个城关镇,因此自动前来旁听的群众特别多,有100多个座位的旁听席挤得满满当当,连走道上也站满了人。

  经过严格的庭审和相关法律顺序,在庄严的国徽下,审判长代表合议庭作出了公正判决,陈家父子赢得了这场官司。法庭判决生效后第三天,根据广大村民的强烈要求,城关镇党委委派相关人员专门到小山村宣布:罢免贾为民小山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建议村委将胡来调离原工作岗位。法庭判决后的第七天,南横街60号民房被非法拆毁后的第100天,小山村委派工程队将四间平房重新修好,恢复了原状。

  谭荣春

编辑:任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