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执法的温情
2019-11-06 17:30:00  来源:法润江苏

  前些日子,我为了查找一个数据查阅了旧日的卷宗,看到那张熟悉的具结悔过书,不禁想起那件发生在两年前夏天的故事。

  2015年的一个周日,我忽然接到了平江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得知已经找到消失近两年的被执行人于某的消息,便和其他值班同事紧急集合,匆匆赶往平江派出所。

  于某在我院并不是一个“新鲜人”了,他在法院里有多起被申请执行的案件,数额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2011年,于某向黄某借款人民币5500元,并出具借条一张,约定在2012年年底前归还。然而借款到期后,于某却以各种理由推脱还钱,黄某多次追讨未果后诉至法院。我院经审理,判于某归还欠款本金5500元和利息损失。判决生效后,于某拒不还钱,黄某遂向法院申请执行。和黄某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申请人林某。这两起案件,都因为于某的消失而迟迟不能够执行终结。在时隔2年后能够发现东躲西藏的于某的踪迹,也算是意外之喜。

  然而,当我们到达派出所后,于某却坦言自己的女儿正在参加高考,他这次是为了陪护女儿的,希望我们能够让他先接了女儿,他第二天一定会到法院来把执行款了结了。在了解到于光的情况后,我们陷入矛盾之中……被执行人的女儿正在高考,如果简单将他送往拘留所直接实施司法拘留,势必对其女儿高考造成影响。而如果不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让其在考场外陪考,一旦脱控,法院和公安长时间的寻人努力都会化为泡影,申请人的利益更会遭受重大损失。

  在得知自己逃避执行的行为将面对严厉的司法拘留措施时,于某顿时慌了神:“我的女儿成绩很好,是我将来的希望,如果我被拘留的事情被她知道了,肯定会影响接下来考试的情绪!”鉴于此,我们致电了于某的配偶,希望她能够来接一下参加高考的女儿,然而电话一直没有打通。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接近4:30了,逐渐逼近了高考的结束时间,于某也焦虑了起来。

  如何既不给于某的女儿心理造成不良影响,又不耽误执行的进程呢?我们紧急商量了几套工作预案。我们取下了制服上的法徽,跟在于某身后一起陪他在考场外侯考,打算自称是于某的“朋友”,安排一辆民用车辆接于某女儿回家后再带于某去法院,另一辆警车则远远跟随。为了防止他借此脱逃,我们还同时安排了法警事先等候在于某居住地附近等候。然而正在我们在考场外苦苦等候之时,于某的妻子也出现在了考场之外。在妥善安顿好毫不知情的女儿后,并安排于某和女儿打个招呼后,我们高悬的心终于放下了。

  当晚,于某被带回法院,承办法官通知两起案件的申请人到场处理。经反复工作,于某决定筹钱当场了结两起案件。当晚九时许,于某的姐姐和朋友赶来并当场代偿了五万八千余元,两个案件得以顺利解决。为不影响于某女儿的高考,加上于某也同意具结悔过后,确实有真诚的悔过表现,我们决定不再对被其实施拘留。于某的女儿在接下来的两天将在父亲的陪伴中安心的走过自己的高考之路。得知这一决定,于某满怀感激,在具结悔过书中写下“今天女儿高考之第一天,法院人性化执法,未采取司法拘留措施,本人深表感谢!”

  当时参与这次行动的执行局局长当晚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执行法官也不是铁石心肠,办案过程中也有人性化关怀。执行的温度不完全都是100度的沸腾,也有36度的体温。我们在每一起案件的处理过程中,都会尽量让双方当事人和每一位参与处理的人能触摸到司法的温度。”

  那次执行,正是一场37℃体温的执行,充满了脉脉的温情,亦得到了皆大欢喜的结局。执行并不仅仅有铁面无私,也有法亦容情,如何在法律允许的范畴内让司法多一份体谅和温柔,是我们值得思考、需要追求的。

  杨萌(根据姑苏区法院执行局厉峰法官口述撰写)

编辑:任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