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
2019-11-11 16:51:00  来源:法润江苏

  “赵,赵主任,我要见李市长——”

  “你贵姓啊?”赵主任低头忙着自己的事情,不紧不慢地问。赵主任在信访办已工作多年,早已对这种一进门就嚷着要见市长的事习以为常。

  “王,我姓王,姓王……我要见李市长。”可能是紧张,亦或是心情急切的缘故,老王的话有些语无伦次。

  “哼。李市长很忙,不是随随便便说见就能见到的。”赵主任放下手中的笔,抬头望着门口的老王不耐烦地说。

  此刻,赵主任方才打量起眼前的这个男人。这是一个大约五十出头的男人,高瘦的身材,黝黑的皮肤,上身穿一件破旧发黄的白色的确良衬衫,很随意地扣着几粒口子,半敞着胸襟,袖管挽起,下身着一条黑色的土布裤子,两只裤管一高一低挽至膝盖处,露出的小腿上沾满了夹杂着细小水草的泥巴,脚上是一双布满洞眼的解放鞋,俨然一副地道的庄稼人形象。

  “赵,赵主任,再见不到李市长就要出人命了啊!”老王用沙哑的嗓音说,显得有些激动,以至于说话时脖子上隆起的血管不时地抖动。

  “老王,你先坐下,有什么情况你慢慢说。”赵主任边给老王倒水边说:“有什么困难你跟我说。”

  “赵主任啊,李市长可是我们老百姓的天啊,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向他反映,见不到他真要出人命了啊——”老王突然站起身,眼眶里含着泪水,情绪也更加激动了。

  “你先坐下,先坐下,喝口茶。”赵主任说:“老王,我实话跟你说吧,即便你今天见着了市长,最后李市长还是要把你的事情交由相关职能部门去处理,所以你有什么情况就直接跟我说,我们会按规定帮你处解决的。”

  老王缓缓坐下,端起桌上的茶杯,刚送到嘴边又缓缓放下,停顿片刻,老王才一五一十地说起事情的原委。

  老王是新塘镇王家山人,夫妻俩有一个快要高考的儿子,尽管老王没有手艺,但却凭着为人忠厚老实又肯吃苦,在家中十几亩田,闲时出去打工挣些钱,一家三口虽然不富裕倒也过着不赖。这几年见着村上一家一家都富裕起来,老王也想做点生意,于是去年从亲戚朋友处东拼西凑借来十多万承包了村里二十亩的水塘养起鱼来。经过一年多的精心喂养,眼见着就到捕捞上市的时候了,却不料被村里北洋化工厂的污水全部毒死。老王找厂里交涉,厂长对他不理不睬。去镇上反映,镇政府又迟迟不出面处理。迫于无奈,老王才选择了上访。

  听完老王的述说,赵主任产生了几分同情,随即拨通了新塘镇政府办的电话。电话里镇上答应会尽快处理这件事。

  两个月后的一天下午,老王再次来到市信访办,这次他一进门径直跪在了赵主任面前。赵主任忙将他扶起。时隔两个月,老王依旧是那身淳朴的农民装束,只是人更黑更瘦了,眼睛里布满血丝,显得十分憔悴。

  “你的事还没处理吗?”赵主任问。

  “处理算是处理过了,但五万块钱有什么用啊。这不是把我们一家往死里逼吗?”老王瘫坐在椅子上用沙哑的声音说。

  “什么五万块钱?不要急,慢慢说。”赵主任安抚道。

  “前几天镇上出面处理这事,让北洋化工厂给我五万块钱了事。我可是投进了十几万啊,这些钱全是借的,五万块连还债都不够。”老王耷拉着脑袋闷闷的说,“亲戚朋友天天上门讨债,我老婆在家急得要上吊!”

  “我要见李市长——”老王大声说:“李市长是我们老百姓的天,现在只有李市长能救我们了。”

  赵主任见老外情绪异常激动,忙安慰起他。

  “你的事我已经向李市长汇报了,他十分关心,并吩咐我们一定要处理好,所以你也不要急,我们会调查的,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的。”赵主任耐心地说。

  经过一番耐心的开导,老王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并答应回家等结果。

  老王走后,赵主任的心绪不平静起来。下班后,赵主任独自来到老王的鱼塘边,只见满眼尽是漂浮在水面上早已腐烂的鱼,阵阵恶臭扑鼻而来,通往鱼塘的小水沟正缓缓流淌着从不远处的化工厂排放出的黑红色的污水。赵主任围着鱼塘走了一圈,然后紧锁着眉头闷闷地回了家。

  这一夜,赵主任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想,这些年从中央到地方掀起了公务员学法用法的热潮,并取得了一定的实效,然而中国九亿多农民有多少是懂法的,又有多少懂得用法律来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呢?于是,他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翌日,赵主任一大早便拉上自己的一个朋友来到老王家。见着赵主任亲自登门,老王又惊又喜,赶紧搬来椅子让赵主任他们坐下。

  “老王,你想过找人解决你的事吗?”赵主任开门见山的问。

  “我没有钱,也没有背景,我相信党和政府,我不找关系。”赵主任的话激起了老王的情绪。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可曾想过找律师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件事。”赵主任忙解释说。

  “你让我打官司?不,那个厂长是镇长的亲戚,我不想给政府添麻烦。我只相信李市长,他不会不顾我们死活的。”老王更加激动了。

  “你上访找到我们,我们只能给你协调这件事,督促下面对这件事进行处理,但处理的结果我们却作不了主,谁也住不了主,一切都要由法律说了算。”赵主任耐心解释说。

  “嗯。”老王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

  赵主任接着说:“现在是法治社会,做任何事情都要讲求法律。你们的想法我能理解,你们就是盼着能有一个像古代包青天那样的人来为你们主持公道,那都是封建社会的一套,现在任何事情都要纳入法制轨道,你们要转变思想,要变‘信访’为‘信法’。”

  “我一个普通老百姓和他们打官司不是自讨苦吃嘛!”老王冷笑着无奈地说。

  “这你就想错了。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赵主任望着老王说。

  “这样能行吗?”老王疑惑道:“可是我没有钱,打官司要花很多钱吧?”

  “当然行。你看,我今天把律师都给你请来了。只要你愿意,陈律师会帮你打这场官司的。”赵主任指着一旁的陈律师对老王说。

  “费用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和赵主任是老朋友,又是老同学,你的官司我免费帮你打。”陈律师笑着说。

  “那真是太感谢你们了。”老王激动地说:“你们留下来吃中饭吧。”说着便要让老伴去准备饭菜。

  “不了,我们还有事,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你在家好好休息,就等我们的消息吧。”赵主任忙起身说。

  送走了赵主任他们,老王尽管很是高兴,但对官司的事还是不很放心,他长这么大除了在电视里看过打官司的场景,从来没打过官司,更不懂法律为何物。

  经过三个多月的忙碌,起诉终于有了结果。法院判处北洋化工厂赔偿老王三十五万元。

  当老王第三次来到信访办时,精神面貌和以往大不一样,脸上堆满了笑容。

  “赵主任,真是太感谢你了,你救了我们全家啊!”老王感激地说。

  “你客气了,不是我救了你们,而是法律维护了你们的合法权益。”赵主任看到老王如此开心,笑着说。

  “对,对,是法律。我总算明白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句话。经过这件事,我儿子决定以后进入大学也要读法律专业呢。”老王说起自己的儿子显得很是自豪。

  看着老王的转变,赵主任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想,公务员不仅自己要学法用法,还有带动百姓学法用法。

  溧阳市法宣办 马波

编辑:任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