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狱外等你
2019-11-11 16:53:00  来源:法润江苏

  4月28日,是李伟出狱的日子。一大早,梁雁就起床收拾好,和公婆一起,带上小宝李德建踏上了行程。步出监狱的李伟对着二老分别喊出“爸”“妈”之后,一把搂住梁雁,哽咽着说道:“梁雁,我害苦你了!”听到这里,梁雁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滚滚而下……

  两年前,加上公司0.6万元的年终奖,李伟将所有的身家都拿了出来,花13.5万元买了一辆梦昧以求的黑色大众朗逸轿车,第一时间给远在杭州的女友梁雁打去电话,并陆续给梁雁发去了新车的照片,当时李伟心里那个美啊真是无法言表。接下来的日子李伟一有空就钻研车子,驾驶技术日渐成熟。这不,正月初三,他开车将梁雁从一百多里外的县城接回村子,在发小们面前狠狠地“骄傲”了一回。时间飞快,春节转眼结束了,李伟在火车站与梁雁吻别,两人相约,等年底回来结婚。待梁雁的列车开出老远,李伟才开车回家。

  4月27日清晨,涧生轻雾,远山如黛。李伟和往常一样,听着音乐,驾车行驶在上班的路上……转过山头,突见有个人横穿马路。李伟急忙打转向刹车,可为时已晚,那人被撞倒在车前。李伟抖抖索索地下车一看,只见那人仰面朝天躺在地上,脸上都是血。李伟吓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他左右看了看,没人,这里还算偏僻,自己驾车撞了人,责任肯定小不了,不如赶快跑吧!一番天人交战,李伟艰难地摸出手机拨打了“120”之后,慌忙驾车向县城驶去。

  车祸肇事逃逸后,李伟踏上了去杭州的火车。一路上,他心神不安,坐在座位上东张西望,犹如惊弓之鸟,生怕有人来抓他。夜深了,他怎么也睡不着。看到有乘警从前面的车厢走过来,每每吓得他心惊肉跳,好在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到了杭州,李伟下车后,总觉得有人在后面盯着自己,时刻提心吊胆。等到了梁雁的租住屋,他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下地。李伟说是想梁雁了,特地来看看她,给她一个惊喜!可他一副魂不守舍、心事重重的模样让梁雁起了疑,在她的反复追问下,才向梁雁吐露了实情……惊悉实情的梁雁一下子懵了!

  梁雁熟练地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陪李伟吃了,服侍李伟睡下。她打开电脑,按照春天厂里法制宣传的记忆,百度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当她看到“第一百三十三条 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时,明白李伟犯的应该是交通肇事逃逸罪,如果能够自首,可轻判。我得陪他去自首,梁雁暗暗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早晨,阳光从厚重的窗帘边缘溅进房间,刺痛了李伟的眼睛,他才睁开双眼。梁雁还在身边熟睡着,像是一只受伤的猫咪。李伟轻轻地抚摩着梁雁婴儿般纯净的脸庞,多年来得偿所愿的快感让他兴奋不已。李伟对梁雁说:“梁雁,我爱你。”"本以为她没有听到,谁知却看见她睫毛颤动,睁开眼睛凝视着李伟说:“我也爱你。”说话间,梁雁一下子坐了起来,把双手环在李伟的脖子上,紧盯着李伟的双眼,认真地说:“李伟,我们去自首吧!”“啊?你你,你说什么?”李伟瞪圆了双眼,颤声说道。梁雁把李伟的手放在自已的手心里,凝视着李伟,坚定地说:“李伟,昨晚我上电脑查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你犯的是交通肇事罪,逃逸就重了,如果不逃逸可轻判。”“李伟,我们去自首吧!”

  禁不住梁雁的软磨硬泡,没多长时间,李伟就支持不住了,他答应去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第二天,请假后的梁雁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县城,协助李伟的父母处理相关事宜。

  ……

  两年来,父母的责备、公婆的怀疑、哥嫂的白眼、邻居的嘲讽、他人的讥笑,如同沉重的大山,压在梁雁柔弱的肩头;知晓自已怀孕并决定将孩子生下来,险些将老父气死……至今,娘家人都不待见她。

  一只胖嘟嘟的小手摸上梁雁的脸,“妈妈乖,别哭,宝宝听话。”梁雁止住哽咽,急忙抹去眼泪,抬起头,笑着说:“妈妈没哭,是激动。”从婆婆手中抱过儿子,冲李伟和公婆道:“我们回家!”李伟眼含热泪,使劲地点了点头……

  (本文作者:宝应县农业委员会 阎习贵)

编辑:任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