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朋友
2019-12-09 11:05:00  来源:法润江苏

  一天中午,局长王大鹏接到房地产公司的赵老板打来的电话,兴致勃勃地聊了一会,约定半小时后在皇家大酒店见面。正当他接完电话进卧室换上高档西装,拎着公文包刚打开门,突然闯进一人,张开双臂要与他拥抱。

  王大鹏吓得连忙后退,推开他:“你……你是谁?”

  “小子,你连我也不认识了?你看看,我是谁?”王大鹏这才定睛看了看,原来来人是自己小时候的朋友李阿福。

  王大鹏与李阿福兄弟俩从小一起长大,两人虽没血缘关系,但胜似亲兄弟。时过境迁,两人的命运有着天壤之别。王大鹏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城里,事业上官运亨通,如今做了局长;而李阿福还是在农村干着老本行——养猪。

  这时,王大鹏心想:这阿福已多年没来,今天来一定找他帮什么忙,于是把阿福领进门,极其热情地为阿福又是泡茶,又是点烟,把阿福当作贵宾来招待。两人坐着聊起了童年趣事,可聊了好久,王大鹏也不见李阿福说为啥来。王大鹏看了看手表,有点急了,因为刚才与房产公司赵老板约定的见面时间快到,便试探地说:“大哥,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吧?”

  “没,没事,我是专门来看你的。”李阿福摇头。接着,他站起来,王大鹏以为他要离开了,松了口气,可是哪里知道,李阿福非但没有离开,反而环顾起房子来,当他看到客厅中央放着一套豪华沙发时,立刻跑过去,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又一下弹了起来,把他吓了一大跳:“哎哟,我的妈呀,你这沙发倒像弹簧啊!”又像孩子似的坐在沙发上弹上弹下的。“大鹏,这沙发要不少钱吧?”

  王大鹏伸手看看表,耐着性子笑笑告诉他:“这是意大利的牛皮沙发,不贵,一套才两万元。”

  阿福惊讶地喊:“两万元还不贵?我可要卖20头大猪呢。”

  王大鹏这才得知李阿福还是在乡下养猪,而且很苦,一年养到头,也只能赚二三万块钱,便情不自禁地想到今天阿福会不会是来借钱的。“阿福,你有啥事,快说吧。”王大鹏想着同赵老板约会,心里着急,只要阿福提出来,他一定满足。

  “呵呵,没啥事,我只是来看看你。”阿福不急不慢地回答。

  王大鹏暗里叹口气,这个李阿福还是以前那个脾气,死要面子活受罪!

  李阿福转悠了一圈后,竟然再次坐到沙发上,一眼看见屋顶上吊着无数个玻璃球,非常好奇地问:“大鹏,这屋顶上咋吊了这么多玻璃球?”

  听阿福这么一说,王大鹏真是哭笑不得,向他解释:“这可是法国产的最新款最时尚的水晶灯。”

  李阿福抬头盯着吊灯看了好一阵,突然问:“这么多玻璃球都是水晶?”

  王大鹏点头,不想再作解释。

  “那要多少钱啊?”

  王大鹏见他问个不停,伸出三个手指,李阿福看到大鹏的手势后,不可思议地:“花三千去买一盏灯,值吗?”

  “三千?后面再加一个零”大鹏加重语气,这话刚说出口,李阿福就懵了:这三万块自己可要卖30头猪哪!

  这时的李阿福在王大鹏眼里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没见过世面。他索性又伸出左手,对李阿福说:“你看看这手表,值多少钱?”只见李阿福仰头大笑,王大鹏不明白了:“你笑什么呀?”

  “这年头大家都用上手机,你却还戴个手表?落伍喽。”这下王大鹏拿李阿福没辙了,再次伸出左手,李阿福拉住大鹏的左手左看右看,皱起眉说:“全是ABCD,我看不懂”

  “告诉你吧,这可是有名的雷达手表。”李阿福一听是雷达手表,心想:自己长了这么大,只听说雷达灭蚊剂,蚊子死光光,还没听说过雷达手表。“大鹏,要不要五六千?”

  “什么?五六千?大胆地往上猜。”李阿福直摇头,知道自己猜不出来。大鹏看着阿福,笑着说:“告诉你吧,再加上10倍!”刚说完,阿福便用异样的眼光看了看大鹏,满腹怀疑地说:“大鹏,你这6万块就买一个手表戴戴?我可要养60头大猪况且要全部卖掉了才能赚6万块钱哪!”

  王大鹏见李阿福老是拿猪来比,有点反感地说:“阿福,现在社会上百万元、千万元的人家有多少,身价上亿的也能排成一长条。”

  “不知道他们的钱是怎么赚的?”阿福自言自语。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阿福啊,你只管养你的猪。”

  “别的人我不想管,可你……”王大鹏见阿福欲言又止的样子,又看了看表,说:“阿福,你就别绕来绕去了,有啥事尽管说,我能帮忙的一定帮忙。”他想让阿福尽快离开,心里急得像猫抓了。

  “我说了,我真的没事。”阿福再次摇摇头。

  王大鹏觉得只有自己主动出击了:“阿福,是不是为了二妞工作的事而来?”

  “二妞是快毕业了,但工作已落实好了。”

  王大鹏又想起嫂子身体不好,想必阿福今天来一定是为嫂子到城里找个好医生,便问阿福:“是不是嫂子……”

  还没等大鹏说完,阿福就抢着说:“嫂子现在身体好得很,农村实行医保后,她的医保卡还没用过呢。”

  这下让大鹏犯难了,思来想去,一个激灵,想到自己前几年去乡下看到阿福住的还是平房,便问阿福:“是不是想翻房子,手头比较紧,还缺多少,尽管说。”

  “大鹏,房子去年就翻了,虽然房子一般,但没有借债。”

  这下王大鹏又看看手表,约会时间到了,心里直喊:“这个李阿福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大老远到这里来,究竟为啥事呢?”

  这时,王大鹏的手机响了。开发公司的赵老板又来电话催,王大鹏朝阿福看了看,只得对赵老板说家里来了一个朋友,他那里要晚一点去。

  “大鹏,谁给你的电话?”站在一旁的李阿福耳朵很尖,一下扭过头问。

  “哦,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赵老板,他催我去吃饭。”“这个赵老板是不是叫赵永兴?”

  当阿福说出这个名字后,王大鹏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这房子里就只有他们两人,王大鹏这就奇了怪了:一个养猪的怎么会认识房地产的大亨。原来阿福是从电视里看到的,这个赵永兴是市里一个大老板,和政府打得十分热络。

  当李阿福得知是赵永兴请王大鹏去皇家大酒店吃饭时,脸上明显露出了担忧的神情,对大鹏说:“大鹏啊,现在有好多当官的利用职务之便,在一些不法开发商的引诱下出了大事。俗话说,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脚,我问你,你的脚湿了吗?”

  王大鹏吃了一惊,做梦也没想到这些话会出自阿福口中。一下把王大鹏问住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我不要求你回答这个问题,但要你记住一件事。”李阿福说起了两人小时候一起玩捉迷藏的事,玩着玩着,王大鹏一不小心掉进了粪坑。那个粪坑很大很深,而王大鹏的人长得又瘦又小,眼看粪水要将大鹏淹没了,别的孩子吓得都逃走了,只有阿福不怕脏不怕臭跳进了粪坑把大鹏拉了起来。

  话说到这里,王大鹏激动地对阿福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的救命之恩一定会报。你说吧,你今天来,一定要我替你帮什么忙,你不要瞒我了,再大的事情,一定帮你解决。”

  “大鹏,你怎么老是问我有什么困难,我对你说,我没有!”阿福又旁敲侧击地对大鹏说:“大鹏,那年你只是掉进了粪坑,最多洗一洗,冲一冲就干净了,要是掉进了河里,那河水又深又急,一个漩涡把你卷入河底的话,那我阿福就是有天大的本领也救不了你了。”

  听到这里,王大鹏才警觉起来,觉得阿福今天来他家里,不是来找他办什么事,帮什么忙,而是话里有话,怕他在官场上出什么事。他提高声音说:“阿福,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听你的!”

  到了这个时候,阿福才如实告诉大鹏,说他在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大鹏因贪污受贿被抓了。王大鹏听后先是一惊,随后就扑哧一笑:“那是梦!”

  李阿福告诉大鹏自己做的梦很准的,问阿福还记不记得那一年他们十二岁,有一天夜里梦见大鹏村西不能去,大鹏不信偏要去,结果被一块大黄石绊倒,摔得头破血流,至今额头还有一个疤。这时阿福语重心长地对大鹏说:“大鹏啊,你虽然离开了生你养你的村子,去上了学,现在又当了官,可我一天都没忘记你!你从副科长到正局长一步步高升,我为你高兴,同时也为你担忧。怕你常在河边走,一不小心湿了脚……”

  王大鹏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想说又不知说些啥。这时赵老板的电话又来了,大鹏没有马上接听,片刻才打开手机:“赵老板?你那里我不来了,关于那个工程嘛,半个月后你来投标吧!”说完就关机了。

  这时的阿福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大口气:“大鹏,这样我就可以安心养猪了。”说完就跟大鹏告辞了。当阿福刚走到大门口,王大鹏突然大叫一声,一步上前,紧紧地拥抱住阿福,激动地喊:“阿福,你是我真正的朋友,你今天来,着着实实替我敲响了警钟……”

  程春红

编辑:任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