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黄牛”开黑车进机场,建了个“群”
2019-04-30 16:57:00  来源:人民法院报

  时间:2018年3月18日

  地点:江苏省无锡高新区(新吴区)人民法院

  案由:寻衅滋事罪

  案情:为争抢客源生意,一群黑车司机和出租车司机合伙,在无锡苏南硕放国际机场6号出口长期盘踞并垄断载客生意,采用辱骂、拦截、恐吓、推搡、殴打等方式,驱逐其他司机、车辆,引发多次冲突,影响过往旅客,社会反响恶劣。3月18日,这起通过纠集司机长期盘踞机场垄断载客业务的恶势力团伙犯罪案件在无锡高新区(新吴区)人民法院一审落槌。

  案情回放

  今年45岁的王某松,是个混迹于车站、机场的“老司机”。他年轻的时候做过“黄牛”,后来自己开起了黑车。2015年,他“转战”无锡苏南硕放国际机场,一开始他也遭到了一些黑车司机的驱赶,后来通过熟人孙某标的介绍,得以继续在机场拉客。

  没多久,孙某标与王某松等人决定组建团伙。这个犯罪团伙严格控制成员人数,并推举了葛某军、朱某喜分别作为黑车、出租车驾驶员的“管理员”,由他们俩每日各安排一名驾驶员进行值班,一旦发现有“生面孔”来载客,便采用辱骂、拦截、恐吓、推搡、殴打等方式进行阻挠,并在发生冲突时结伴造势。

  虽然受害的司机比较多,但是出于害怕被打击报复的心理,报警的人并不多,给公安机关初期的侦办带来了一定的难度。直至2018年案件告破,才发现此类事件在2015年7月至2018年3月之间频频发生,该团伙的“欺行霸市”行为引发了多次冲突,当地群众、过往旅客反响较大,社会影响恶劣,严重影响了城市形象。

  庭审现场

  出租车司机、黑车司机抢生意的事件其实并不算新鲜事,但大多单打独斗、零散盘踞。这个案件中的犯罪团伙却能“抱团”,垄断载客业务近三年,靠的不是蛮力,而是一系列的制度。

  在案件庭审过程中,9名被告人虽然对罪行供认不讳,但部分被告人对他们被定性成犯罪团伙表示不认可。

  通过公诉人、法官的一次次发问,抽丝剥茧,这个犯罪团伙的“严密制度体系”逐渐浮出水面。

  首先是“例会制度”。“有人提出问题,我们就开会讨论。”被告人均表示,大家对讨论的问题进行举手表决,超过十五个人就通过,少数服从多数。

  其次是“值班制度”和“惩罚制度”。9名被告人对这两项制度的说法比较统一,供认称,一般是由一个出租车司机、一个黑车司机轮流排班,用辱骂、威胁等手段专门驱赶外来人员。如果其他司机不配合值班人员,那他就会被罚“停业”一天。

  此外,9名被告人还表示,在“抢生意”的过程中,如果司机在配合值班人员驱赶他人的过程中产生冲突,就此产生的医药费和停业损失,由大家分摊。这便是“赔偿制度”。

  最后,法官对案件的定性进行了再次梳理,“恶势力犯罪集团指三人以上、有明显首要分子、重要成员较为固定,常纠集在一起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在一定区域内扰乱社会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社会影响的犯罪组织。该案中的犯罪团伙成员固定且人数众多、有组织有制度、盘踞时间长、影响恶劣,是一起典型的恶势力犯罪集团性质案件,也是涉及公共场所载客运输的民生类刑事案件。”

  据了解,王某松等9名被告人最终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至一年三个月不等。

  法官连线

  在此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软暴力”犯罪被多次点名严打。在恶势力犯罪中,很多受害人敢怒不敢言、受惊不报警,这种情况导致了对于这一类犯罪的侦破、取证、定罪量刑十分困难。

  新吴法院副院长蒋少文表示,在国际机场发生“欺行霸市”的恶势力犯罪是影响城市、国家形象的大事件。作为法官不仅有责任用公正裁判维护正义,更应对从中反映出的社会治理顽疾作出思考和建议。他表示,这起案件由刑庭庭长亲自担任审判长,花费了大量精力做了大量证据查核工作,仅第一次开庭时间就持续了整整十二个小时。由一把手院长牵头,组织了多次专业法官会议对案件的关键性证据、法律适用等进行专题讨论,从中也发现了很多涉及社会治理方面的问题。

  法院还向有关部门和单位发出了司法建议,建议加强管理力量配备、对出港旅客的引导和对客运司机的管理,完善协作联动机制,强化信息共享,充分运用大数据技术手段,及时分析研判预警,共同构建维护机场营运良好秩序的长效机制。

  同时,法院还通过十余家广播电视、报纸网络、新媒体就客运行业司乘矛盾突出、公共场所违法抢客的现象向广大从事客运业务的驾驶员发出公开信:“道路千万条,守法第一条,违法和犯规,亲人两行泪”。呼吁驾驶员们遵纪守法、安全驾驶,用心服务,共同塑造和维护好城市的良好形象。  

  

编辑:马亚东